365bet指定开户地址
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今日书屋
徐志摩的诗与文
发布日期 : 2019-03-31 16:54:19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扇书 郭斌 作


  □ 李春辉

  少年时代,我迷恋徐志摩的诗歌,我拿出可怜的一点零用钱,买回了浙江文艺出版社的《徐志摩诗全编》和《徐志摩散文全编》,厚厚的两大本,像从书店抱回两个宝贝。不知不觉人到中年,不大读徐志摩的诗了(因为太熟悉了),只是还会读他的散文。我自然同意梁实秋《谈志摩的散文》中的观点:“我一向爱志摩的散文。我和叶公超一样,以为志摩的散文在他的诗以上。志摩的可爱处,在他的散文里表现最清楚最活动。”

  徐志摩在民间的影响力有一部分来自电视剧《人间四月天》,毕竟,诗歌的读者群远远不如电视剧观众人数众多。该剧讲述了徐志摩与林徽因、陆小曼、张幼仪三人感情纠葛的故事,某种程度上误导了观众——以为大诗人的主要任务是谈恋爱而不是勤奋读书写作。徐志摩的一生非常有故事,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读他的传记,徐志摩传记是现当代诗人被阅读最多的。2013年网络开始流行歌曲《志摩与徽因》,这首歌根据徐志摩与林徽因未了的爱情故事创作。

  1931年,徐志摩在飞机事故中不幸英年早逝,时年34岁。巡行在二百年来诗人们的墓园,一个个年轻的名字让人触目惊心:莱蒙托夫、济慈、裴多菲、诺瓦利斯、洛特雷阿蒙、拉福格、海子这些中外天才诗人寿命都只有二十几岁!这些天才诗人有的有自杀倾向,有的有精神病,有的意外死亡,所以长寿的不多。2004年4月出版的美国《死亡研究期刊》刊出一篇报告,专家对美国、中国、欧洲等国家的近2000名已故作家进行了分类研究,在小说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、诗人当中,诗人的平均寿命最低。

  美国学者李欧梵在专着《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》中为徐志摩画了一幅生动的肖像:“他的作品集中的几张模糊照片中能看到他和蔼,文雅和有点娇气的外观。他黑色细边眼镜衬托了椭圆的白净脸和敏感锐利的眼睛。徐志摩的内部动力与他远非健壮的外表如此不一致,这使他成了十分有趣的人。”

  臧克家在数十年后写文章《诗与生活》回忆徐志摩,“我喜欢他的潇洒,像一位象牙之塔里的诗仙,穿一件纺绸长衫,在海边夏日的阴凉下,天风吹得绸衫和人一起飘飘然欲凌空飞去。”

  大概了解一下徐志摩的诗人风采,我要聊聊他的文字了。诗人朱湘评论《志摩的诗》时指出:“徐君自己的意思,是觉得哲理诗这一类最满意;但是不幸,我的意思刚刚同他相反,我以为徐君在诗歌上自有他的擅长,不过哲理诗却是他的诗歌中最不满人意的。”我完全同意朱湘的观点,徐志摩的诗歌和哲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  陈西滢评论《志摩的诗》时指出:“他的文字是把中国文字,西洋文字,融化在一个洪炉里,炼成的一种特殊的而又曲折如意的工具。”这段话评价徐志摩那些最着名的诗歌,是完全恰如其分的。

  胡适的《追悼志摩》是一篇完美的文字,我恨不得全文引用。胡适指出:“他的一生真是爱的象征。爱是他的宗教,他的上帝。”大师就是大师,这句话高度概括了徐志摩全部文字的特点。胡适动情地写道:“朋友们,志摩走了,但他投的影子会永远留在我们心里,他放的光亮也会永远留在人间,他不曾白来了一世。我们有了他做朋友,也可以安慰自己说不曾白来了一世。”

  茅盾写长文《徐志摩论》,肯定了徐志摩的历史地位:“志摩是中国文坛上杰出的代表者,志摩以后的继起者未见有能并驾齐驱,我称他为‘末代的诗人’,就是指这一点而说的。”纵观百年新诗历史,能与徐志摩并驾齐驱的大诗人,唯有三五人而已。

  周作人在《志摩纪念》中指出:“散文方面,志摩的成就也不小。志摩可以与冰心女士归在一派,仿佛是鸭儿梨的样子,流丽清脆,在白话的基本上加入古文方言欧化种种成分,使引车卖浆之徒的话进而为一种富有表现力的文章,这就是单从文体变迁上讲也是很大的一个贡献了。”我固然不喜欢周作人,然而反对归反对,也得承认他是一位优秀的文章家。

  诗人卞之琳在《徐志摩选集》序言中指出:“徐志摩在新文学史上作为散文家的地位似乎还有待确认。他的杂样散文,可以归入文学创作类的,一般都与众不同,自有特色,别具一格:生动、活泼、干脆、利落,多彩多姿,有气有势。”这篇写于1982年的文章作者还是不敢下断语,其实可以直接说,徐志摩就是一位散文大师。

  我最喜欢的徐志摩的散文集是《爱眉小札》,这是徐志摩写给陆小曼的情书和日记,时空的距离诗化了现实中的苦乐人生。这些书信和日记的内容无不发乎内心,随口而出,未经锤炼,不加藻饰,却将万般柔情写得淋漓尽致,行文一派天然的气象。有些书信宛如闺中的喃喃低语,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徐志摩的《爱眉小札》与朱湘的散文集《海外寄霓君》堪称近代散文双璧——均是献给妻子的散文的绝唱。

  徐志摩不幸早逝之后,妻子陆小曼为他的身后诗集《云游》写序,陆小曼深情地赞美夫君的文字:“其实我也同别人一样的崇拜他,不是等他过后我才夸他,说实话他写的东西是比一般人来得俏皮。他的诗有几首真是写得像活的一样,有的字用得别提多美呢!有些神仙似的句子看了真叫人神往,叫人忘却人间有烟火气。”赞美丈夫过后,陆小曼悲伤地写道:“写到此地不由我阵阵的心酸,人生的变态真叫人难以捉摸,一霎眼,一皱眉,一切都可以大翻身。我再也想不到我生命道上还有这一幕悲惨的剧。”

  徐志摩去世后,很多诗人写诗悼念他,然而没有一首诗比徐志摩自己的《再别康桥》更适合纪念他:

  悄悄的我走了,

  正如我悄悄的来;

  我挥一挥衣袖,

  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
以上资料仅为365bet指定开户地址_365bet足球比分直播_365bet手机版中文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365bet指定开户地址_365bet足球比分直播_365bet手机版中文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365bet指定开户地址_365bet足球比分直播_365bet手机版中文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